Menu
读者登录
证号:
密码:
书  名:
责任者:
 
徐州市铜山区图书馆--鏈湴鐗硅壊--鍦版柟鏂囩尞
背景:

龙华寺

[日期:2010-12-22] 阅读次数:5846 [字体: ]

关于真正意义上的中华第一寺(指异域建筑风格而言)龙华寺,近年来社会上争论不休,在徐州大地上刮起了一阵风,有的说在云龙山的小南湖;有的说在徐州西;有的说在徐州东;还有的说在徐州的东北一带,各具一词,莫衷一是。其实考证龙华寺不是一件太复杂太困难的事情,因为东晋那时期别说彭城地区寺院少得几乎等于零,就是全国也是少之又少。

本人从事地方群众文化工作,终其毕生,亦对佛教多有敬重,自信对地方传统文化略有耳闻。特别是在青少年时代,那时期农村文化娱乐贫乏,总是爱听老人们于茶余饭后摆龙门阵,东拉葫芦西扯瓢地说古道今。有一次,我村有位读过私塾的吴姓老人(此人若活到今时约120多岁了),他言及家乡的掌故时讲,吕梁山区徐庄镇圣人窝村东洞山上有寺,今人多称“白塔寺”或“洞山庙”,在唐朝贞观年被毁了。现在仍有“扒了白塔庙,建起吕梁城”的民间传说,他说:“那庙不叫白塔庙,也不叫洞山庙,叫龙华寺,与龙泉寺是兄弟寺院。”当时我不过十多岁,只是听故事,并未认真思考。未料想时隔近五十年,见众家多言龙华寺,勾起了我的心血来潮,也想信笔点上几句。

对龙华寺的起源,大家的认知是统一的。法显老祖于东晋安皇帝司马德宗隆安三年(公元399年)去印度取经,安帝义熙七年(公元412年9月)返回祖国,在彭城县建异国风情的龙华寺,寺因龙华图而得名。我认为考证历史,应当慎重地对待史料和实物,采取信任的态度而不是迷信的态度,史书上亦有错误和不实的地方。我职是群文工作,深知野史(即民间口头文学)的重要性。郭沫若大师曾说:“民间口头文学,既是中华文学之源也是流。”千万不要小瞧老祖宗们口头传承下来的文学掌故和民间传说,旧中国许多文学文史上的东西,绝大部分都记在心中,流行于口头上。大量正史上说不清的事情,在口头传承这片沃土中往往能被发掘出来。徐州市师范大学历史系专家教授赵明奇告诉记者:“《水经注.泗水篇》中确实有这样的记载,这表明中国第一寺是在徐州市铜山区。但是,由于年代久远,徐州铜山区地形地貌变化很大,徐州龙华寺又没有其他对应的资料,在民国时期就已经无可考证,现在就更难找到龙华寺遗址。可以肯定的是,龙华寺确实存在于徐州铜山区,遗址更有可能是在徐州东郊一带。”

我有意向认为古龙华寺,就是在今天吕梁山区,徐庄镇圣人窝村洞山上的破寺院。该寺院目前可见的残垣尚有20多间墙基,若在法显时代,此建筑群堪称规模宏伟。下面对洞山龙华寺考证不妨试言十三点理由:

一、何以当地老人们世代口头相传,洞山有龙华寺呢?至今在山的周围村庄,应当还有知情的老人。

    二、距圣人窝村向东南约40华里,今单集镇姚庄村南,山上有一座古寺名龙泉寺,两地人们皆有龙华寺和龙泉寺是兄弟寺院的说法,不知此说是否成立?即使此说法不能成立,毕竟也反映出一个问题,至少两寺院相距不远。兄弟寺院说,或是当年两寺院香火鼎盛时期,僧众们来往频繁,给人们留下的美好记忆。

三、徐州市铜山区在1600年前寺院极少,最早的云龙山大石佛,系北魏时期所建,满算距今不过1570年。按理说云龙山的山体具有王者之尊,优于其它任何一条山脉,为什么不被东晋法显老祖看中,而要到其它远逊此山脉的地方去建寺呢?

四、言龙华寺在某地者,多以北魏郦道元撰《水经注》为理论依据,我读之则感到味道不对。郦道元生于北朝魏国时期,于魏孝明帝孝昌年(公元525—527年)间完成《水经注》编纂。该书所言的彭城县的位置在那儿呢?在此很有必要作一番探讨。《魏书·地形志》上云:“徐州领郡7,县24,户37812,(人)口108787。彭城郡领县6:彭城、吕、薛、龙城(即萧县)、留、睢陵。”魏国时期的徐州即三国时期的徐州,就是今天的徐州。那么彭城郡和彭城县的方位在那儿呢?据《中国历史地图集·西晋时期全图》标注,彭城国(西晋称国)在今天徐州之南稍偏西,东晋初年只是将西晋彭城国改建置称郡,地理位置未作变动,仍位于今天徐州的南方。新彭城郡所辖6县的布局应是,郡衙门、县衙门设在彭城县,位于今徐州的南郊;彭城县的东南、东部和东北部是吕县;吕县的北部和西北部是薛县;薛县的西部和西南部是留县;留县的西南部和南部是龙城县;徐州、彭城郡、彭城县位于龙城县的东部、东北部;睢陵县位于吕县的东部和东南部。今天的铜山县茅村镇,因1600年前距徐州较远,不应属彭城县,应属徐州北部的薛县所辖。

五、  郦道元(466—527),北魏时期人,他出生的年代比法显求法回国的年代,晚52年,可以说与法显基本处于同一时代,他在《水经注·泗水篇》中云:“(泗水)又东南过彭城县东北,西有龙华寺,是沙门释法显远出西域,浮海东还,持龙华图,首创此制。法流中夏,自法显始也。其所持天竺二石,仍在南陆东基堪中,其石尚光洁可爱。”这句组词明确地说,泗水又继续奔向东南方向,流过了彭城县,关键词是“过彭城县”再言东北。这里所言的“东北”一词是指何地,是今天的茅村镇吗? 当然不是,因为中间还隔着古吕县区域呀(郦道元时期已经撤销吕县建制)。所以文中说的彭城县东北,应当是今天的吕梁山区。“西有龙华寺”该怎么解读呢?无疑是指吕梁的泗水西有龙华寺。

六、郦道元在《水经注》上为什么说:“(泗水)又东南过彭城县东北,西有龙华寺”?其时已经有了徐州建置,就应该有了徐州城(在《三国演义》上就有围攻徐州城的记载)。即使为一地两府,他舍弃徐州而言彭城县,似乎难以使人信服吧。即便用“过”字,也应该说泗水又东南过徐州城而不是过彭城县。真是郦老笔下交代不明,后人为此耗油向灯。

七、纵观徐州地区冈岭四合,千峰竞秀。在这众多的群山中,能被称为“天下名山僧占多”的山体不多。首先要弄明白何谓“名山”?我认为名山至少应具备四个条件:1、名在有王者之尊的体魄。2、名在有甘泉。3、名在有自然洞。4、名在有朝向前的开阔地和河流(即水龙脉)。

圣人窝村东的洞山,充分具备以上四点要求。洞山卧于群山怀抱之中,它北有家山、贺山;东有峨山、泉山;西有坝山、大黑山;西南有雾山、草山;朝向正南有数千亩开阔地,地的南端既是古泗水(黄河),它居于中央,俨然像位王者。洞山西坡有圣人泉(又名母珠泉),东山坡有珍珠泉,北山坡有筛子泉,南山坡有银泉,各泉水质甘甜,堪称上等。洞山上有自然洞两个,一名“隐仙”,一名“白云”。白云洞深约十米,可供和尚们面壁。隐仙洞是苏、鲁、豫、晚四省接壤地区内最大的自然溶洞,内有景观不必赘言。单就洞内的半堵大砖墙,就有足够惊人的年限了,砖墙的另一则是深不可测的地穴。洞山如此的地形,比之云龙山则有过之而无不及。

八、现在的人们多言洞山上的寺院叫白塔寺、或洞山庙,显见是因年代久远已经忘记原名或者纯属讹传。在佛教界尚无先建好浮屠塔,再以塔的结构和色彩为寺院命名,叫什么“木塔庙”、“红塔庙”“黄塔庙”的道理或先例。至于说叫洞山庙就更离谱了,如称“泰山庙”、“云龙山庙”、“西河庙”等,只不过是地名方位词,而不是什么寺院名。

九、龙华寺为什么被破坏的那么早?洞山周围村庄的群众,至今还在口头传承说,唐朝大将尉迟恭(字敬德)“扒了洞山庙庙,建起吕梁城”,或言“扒了白塔庙庙,建起吕梁城”。敬德是唐贞观大将,据史料载贞观年间,皇帝李世民不但没有发起全国性毁寺灭佛运动,而且多建寺庙还尤恐不及呢。其原因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在唐朝以前,我国的佛教是小乘教,李世民命唐玄奘取回大乘经三藏后,在全国普及大乘教。或因龙华寺自认门高果正不予理睬,唐王一怒而毁之。

十、东晋龙华寺是法显祖师手持印度龙华图所建,为异域建筑风格。圣人窝洞山庙遗址,尚有一块雕刻的门头石,上面的花纹似有与外国建筑相通之处。就其年代,隐仙洞中有大青砖可供专家论证。

十一、和尚是人而不是神,要生活就要有收入,要普度众生,就要周围有众生可度,而且是多多益善。吕梁是古城,历史久远,据500年前明朝《吕梁洪志》载,唐朝时期,吕梁城达5.74平方公里,约相当于解放初期的徐州市。龙华寺虽建于洞山确距城较近,又不失了佛家“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远离红尘遁迹深山的修行教义。当然,如果躲到撒哈拉大沙漠中间去兴佛办教,岂不成了木乃伊,何谈修行与普度众生。由此推理远离徐州的其它“龙华寺”,山比之吕梁的多吗?泗水比之吕梁的近吗?众生比之吕梁的众吗?哪个更合乎逻辑,读者当不言自明了吧。

十二、圣人窝洞山龙华寺,在“文化大革命”前期破四旧运动中,被红卫兵扒了约几十个浮屠塔,砸烂了许多大缸,据说今天在山南的白塔村中,仍有私人家庭收藏,可以供专家考证是否属东晋时期所造的陶瓷工艺。

十三、有人说圣人窝洞山上的龙华寺是白塔庙。关于这个说法是错误的,因为白塔庙位于现在的伊庄镇白塔村,是鸠摩罗什祖师的徒弟僧嵩、僧源法师的寺院,该村北尚有“白塔泉”和庙宇的基石可作证。而龙华寺周围就有几个泉,山上的僧人不需要舍近求远地跑到数里以外的白塔泉取水(往返约7华里路)。这只能进一步说明白塔庙与龙华寺相距不远,不过几里之遥,造成今人误会而混为一谈。同时,亦可见在唐朝时期,该地两寺规模宏大,才有“扒了白塔庙”和“扒了洞山庙”之说。综上所述,可以较为肯定的结论,龙华寺就是吕梁山区的圣人窝村东的洞山古寺遗址。

收藏 推荐 打印

Copyright © 2010-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证书号:
您是本站第位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