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读者登录
证号:
密码:
书  名:
责任者:
 
徐州市铜山区图书馆--鏈湴鐗硅壊--鍦版柟鏂囩尞
背景:

川上书院

[日期:2012-10-09] 阅读次数:5729 [字体: ]

据传说在唐朝时期,官方在吕梁建立了书院。只是因为朝代更迭,战乱连年,唐时书院久已不知去向,且连只言片纸的史料皆未落下。到了明朝嘉靖十四年(公元1535年),吕梁洪工部分司主事张镗,每于公事完成之余,常与友人一道登高闲游。他们站在凤冠山上远眺,见该山位于群山环抱之中,大有王者之尊,不觉神采飞扬遐想连篇。他想到孔子之所以来吕梁观洪,因为这里的景色太美了,而他又是孔子后裔的女婿,理应尊称孔子为岳先祖。他就前往山东曲阜拜谒六十二代衍圣公孔成庵。衍圣公将孔府内收藏的,孔子任鲁国司寇时的画像展示给他看,张镗自是兴奋不已。他是个能书善画的文人,回吕梁后,便找工匠在石上雕刻了圣人的画像来祭祀。他又在凤冠山上修建一座书院,因庄子在《庄子·外篇·达生》中辑录了孔子观吕梁洪,说:“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之句,遂将书院起名叫“川上书院”。张镗还在凤冠山上修建了一座亭子,因为孔子曾问道蹈水之故,便将亭子取名“观道亭”。为了方便春秋祭祀,他又在山周围置买了百余亩地,留给管理人员耕种。关于“川上书院”,赵明奇老师经查阅资料证明,是明朝人秦凤山所建,而观道亭才是张镗所建。

自从有了川上书院,其后历朝的徐州府,都在该书院设东部地区的童生考场。吕梁川上书院考场,沿用到清末光绪皇帝的最后一次开科取仕(公元1903年)为止。

据吕梁洪工部分司主事冯世雍撰写的《吕梁洪志·公署》篇载,早在嘉靖二年时,工部分司主事郭持平就建立了吕梁书院,该书院应早于川上书院十多年。这意味着川上书院,是在郭持平建的吕梁书院的基础之上再次修建。关于吕梁书院,明朝正德年进士,到嘉靖初年仍与郭持平同殿称臣的舒芬,他专为吕梁书院撰写了一篇《吕梁书院序》,全文如下:

郭子分部吕梁,得治洪济漕也。教事不与民所鄙,野蒙不击厥有自己,郭子患之。聚比公之童十余,教之孝弟敬让,教之习礼,教之歌诗,读小学书以及于经,以收放心,以养忠德。时得三十人,年来学者百有三十人。郭子为社学四,建教读,颁教令,月朔必会于公,振德之。闻之《周·官·族师》:“月吉,则属民而读邦法,书其孝弟睦姻有学者。”郭子之道不其然与?又明年,将代民患之,卜比公之地,得几步为书院,有寝有堂有门,门隘无塾。曰:四社月吉寝必会于是,以无忘郭公之习,观我髦士。《书》曰:“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若有恒性,克绥厥犹惟后。”吕梁之民,不其然与。书院成,或曰有非事者将病郭子。民曰是吾私,或曰否。郭子得济洪治漕也,教事不与。即而太史东郭宗伯凤山播以诗,人则和之,教读杨生、王生、陈生、董生集而刻之。舒子闻之,曰:《大雅》言,“人之秉彝,好是懿德。不期然与!”

再言张镗建的观道亭,该亭飞檐挑角,甚是美观古朴。时隔233年后,到了清朝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徐州知府邵大业来吕梁巡查。他见观道亭历经风吹日晒,寒暑浸淫,已经破烂不堪,败象环生,甚感痛惜。便于次年到曲阜,找孔子六十八代孙衍圣公孔传珠,商量修缮之事。回来后与同僚共议,决定发动各界捐资,铜山县县官施恩祖和诸多绅士商贾们积极响应,“不两月有堂巍然,有亭翼然,石垣阶戺,靡不具举,三石像咸得所位置。”修缮后的观道亭面貌一新,庄严的屹立于凤冠山上。为此,邵大业专门撰写了《重修塔山观道亭记》:

吕梁山稍南,曰塔山。有亭曰观道,又曰川上。奉孔子石刻司寇像,考之,石为前明嘉靖工部员外郎孔氏婿张镗分司洪上时所建,久就圮。由山而南至河滨,则有故宫三楹,亦奉孔子像二,赭壁颓然。每夏秋水涨,辄没于惊涛啮浪之中,志不载兴建之由,而称吕梁旧有城,意者庙随城立,城坏而庙与具废欤?乾隆丙戌,余过其地,登山临河,惄焉伤之。越丁亥,孔氏六十八代孙传洙巡检兹地,因与谋所以新之者。传洙曰:“亭未尽圮也,请还其旧。奉司寇像而撤废宫之才,建堂于亭后,奉石刻像一,其一则并奉于亭,不购新材,不事丹黝,朴固可久,费不烦而工易讫,其可乎?”余曰:“可哉!”于是,传洙踊跃兴事,而县令施君恩祖与一时绅士、慕道者,醵金鸠工,欣然乐从。不两月有堂巍然,有亭翼然,石垣阶戺,靡不具举,三石像咸得所位置。余率僚属仰而瞻,俯而拜,高望而远思,肃如穆如也。窃维圣庙,自郡县建立外,例不得私祀,而勒像尤非制也。故圣迹所到,后世荣之,往往张皇其事,如石门、历下,问津请见诸胜迹,铸像立石,所在都有,论者谓其希心圣贤,不悖于道。塔山近吕梁,旧说《庄子》所称观水吕梁事,即此地。而附之者谓川上之叹发于此,是不为无稽矣。彭城自汉、唐、宋以来,名胜罗列,如歌风、戏马之台;云梦、舞阳之城;逍遥、秀楚之堂;阳春、放鹤之亭,以及大彭之馆、燕子之楼,靡不夸诸志乘,而名公砚彦、吊古之徒,游其地者亦无不循文考迹,形诸诗歌,发为咏叹,如恨不及见者,矧夫尼山之所经,道脉之所存,其倍蓰什佰于前所称者,不待知者辨也,故忍听其汨没于荒烟蔓草中哉!且兹故闵子、子张之乡也,其于圣门为尤近,而风俗好尚近义知耻,昔人谓类于齐鲁,其于兹亭不更有系欤?传洙请伐石纪其事,乃为着其兴废本末,而并发其义,以见此役之非徒为好古而已,是为记。

可惜以上诸多古建筑均已被历史磨灭。

收藏 推荐 打印

Copyright © 2010-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证书号:
您是本站第位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