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读者登录
证号:
密码:
书  名:
责任者:
 
徐州市铜山区图书馆--閺堫剙婀撮悧纭呭--閸︾増鏌熼弬鍥╁盀
背景:

《列子•黄帝》和《庄子•外篇•达生》

[日期:2011-07-14] 阅读次数:5049 [字体: ]

徐阶、文征明、韩邦奇三位官员为此事撰写了《疏凿吕梁洪记》一文:

君子之为政也,其必本诸万物一体之学乎。万物生而同出于天,其始也,本一体也。惟夫自为之私胜,而又不知学以克之,于是其情日疏,其势日隔,忧喜好恶漠乎不相关,而善政始日以废。盖昔颜子问仁,孔子告之克己复礼;及问为邦,而孔子告之以四代之礼乐。说者曰:克己复礼,学也;四代之礼乐,政也。呜呼,政与学析而为二,则不知君子所以为政者乎。今夫语治,至于虞、夏、商、周;语人,至于舜、禹、汤、武,其亦无以加矣。然而,孔子冒非圣人之嫌,弃反古之惑,取其所谓礼乐者去取之,而不顾里巷之浮言。其在士大夫之身曾不足为损益,而世之君子恒至于畏且忌,而遂罢其所当为。何孔子之勇,而世之君子其怯甚也?孔子之学以万物一体,视天下之政有一不宜于民,不啻疾痛之在己,惕然惟去之之不快。故虽前圣之制作不得而徇,世之君子莫不有自为之私焉。故虽里巷之浮言,惟恐其足以为吾累,而不肯以易天下之安。夫其自为之私,是则所谓己也。己克而礼复,则有以万物为一体,而行四代之礼乐。四代之礼乐行,则化理洽而天下归其仁。是则孔子所以告艳子之旨,而政与学未尝二者也。呜呼,斯义晦而天下无善政也!我国漕运东南之粟,贮之京庾,为石至四百万。其道涉江乱淮,溯二洪而北,又沿卫以入白,然后达于京师。为里三千而遥,而莫险于二洪。二洪之石其狞且利,如剑戟之相向,虎豹象狮之相攫,犬牙交而蛇引蟠。舟不戒则败而莫甚于吕梁。吏或议凿之,其旁人曰:是鬼神之所护也,则逡巡二不敢。嘉靖甲辰年(即二十三年,公元1544年),都水主事陈君往莅洪事,恻然言曰:“古之君子苟利于民,则捐其身为之,矧里巷之浮言其不足听,盖审而罢吾所当为,是厚自为而为民薄也。”遂以二月二十六日(公历3月19日)率其徒凿焉。众亦闻君言,以为仁也,咸忭以奋。阅三日,怪石尽去,舟之行者如出坦途。于是洪之民来请余记。

始君为诸生,余兴而识之,常与言万物一体之学。君欣然受焉,不意其果能行之也。今天下之政不宜于民者,多矣。然而论者知求之政,而不知求之学,往往以自为之私为之,故其说越长而善政卒不可见。其甚也,谓学不可以施诸政,而学校之设,六经之教亦且为具文?夫孰有知孔颜之授者乎?余故因君推本,而记之石。君名洪范,字锡卿,辛丑进士,浙之仁和人。

嘉靖二十四年岁次乙巳四月吉旦。

赐进士及第通议大夫吏部右侍郎前国子监祭酒经筵讲官华亭徐阶记。

赐进士出身通议大夫刑部右侍郎前奉敕总理河道都察院右副都御使朝邑韩邦奇篆。

前翰林院待诏将仕佐郎兼修国史长洲文征明书。

收藏 推荐 打印

Copyright © 2010-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证书号:
您是本站第位读者